行政院会通过「刑事诉讼法」与「刑事诉讼法施行法」部分条文修正

与「刑事诉讼法施行法」部分条文修正草案

行政院会今(4)日通过司法院函送的「刑事诉讼法」部分条文修正草案、「刑事诉讼法施行法」第7条之12修正草案、「刑事诉讼法」第31条修正草案及「刑事诉讼法施行法」第7条、第7条之11修正草案,将与司法院会衔函请立法院审议。行政院长苏贞昌表示,此次条文修正主要为提升整体审判效能,建构「分流制刑事诉讼」,并配套扩大强制辩护範围,落实司改国是会议「金字塔诉讼结构」的改革目标,请法务部持续与司法院及立法院沟通协调,以期顺利通过。上述草案修正要点如下:一、「刑事诉讼法」以甲、乙案会衔部分:(一)甲案 (司法院版)将侦查中经羁押之被告,均纳入适用强制辩护之範围。乙案(本院版)未将侦查中经羁押之被告纳入强制辩护範围。(修正条文第31条第6项)(二)甲案(司法院版)删除现行追加起诉得于审判期日以言词为之之规定。乙案(本院版)维持现行条文第2项规定,并增订规範检察官应于一定时间内补提书面。(修正条文第265条)(三)甲案(司法院版)明定法院应于第一次準备程序期日前行审查程序,以引领案件适切分流。乙案(本院版)为避免本案审理法官过早介入证据价值之判断,增订起诉审查程序之法官,不应与本案审理法官相同。(修正条文第270条之1)(四)甲案(司法院版)修正起诉审查之要件、期限及裁定驳回起诉之效力。乙案(本院版)如经法院在準备程序前,认为检察官指出之证明方法不足认定被告有犯罪嫌疑者,应先以裁定定期命检察官补正,如逾期未补正、或补正后仍认为检察官未尽其提出证据之责任,法院得逕以裁定驳回起诉。(修正条文第270条之2)(五)甲案(司法院版)明定行準备程序应处理之事项,并应于準备程序终结前,就证据调查之必要性及证据能力之有无予以裁定。乙案(本院版)就法院认定证据能力有无之裁定,若具有重要性、关连性,且係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基础之证据,准许当事人提起抗告,避免法院过早排除证据,有碍真实发现。(修正条文第270条之3)(六)甲案(司法院版)明定上诉权人得仅针对量刑、没收或保安处分提起上诉,以尊重当事人设定诉讼攻防之範围。乙案(本院版)对于判决之一部上诉者,其有关係之部分,视为亦已上诉;对于本案之判决提起上诉者,其效力及于相关之没收判决;对于没收之判决提起上诉者,其效力不及于本案判决。(修正条文第348条)。(七)甲案(司法院版)原审未予调查之证据,显然影响于判决者,得提起上诉。乙案(本院版)依法应于审判期日调查之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基础之证据,原审未予调查者,得提起上诉。(修正条文第361条之4)(八)甲案(司法院版)指定公设辩护人或律师为被告辩护,相关办法由司法院定之。乙案(本院版)指定律师为辩护人之程序、受指定律师之资格等细节,另由司法院会同行政院定之。(修正条文第375条之2)(九)甲案(司法院版)上诉于第三审法院之事由。(乙案本院版)将「判决违背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之裁判者」、「判决违背法令,且有第三百六十一条之二第一款至第三款、第五款至第八款、第十一款、第十二款所列情形之一者」均纳入上诉第三审事由。(修正条文第377条)(十)甲案(司法院版)就第三审法院行言词辩论为明确之规範。乙案(本院版)将「原审宣告无期徒刑之案件」、「依第三百八十二条之三第二项规定许可上诉者」、「案件所涉及之法律见解具有原则上重要性者」、「第三审法院依第三百九十七条之一第二款规定撤销原判决,并依第四百零一条第一项但书规定自为判决者」均纳入应行言词辩论範围。(修正条文第389条) 二、「刑事诉讼法施行法」以甲、乙案会衔部分:(一)甲案(司法院版) 明定侦查中强制辩护规定,自修正公布后6个月施行。乙案(本院版)侦查中强制辩护规定,自修正公布后1年施行。(修正条文第7条之11)(二)甲案(司法院版) 除部分条文自公布日施行外,其余本次修正条文均为自公布后1年施行。乙案(本院版)除部分条文自公布日施行外,其余本次修正条文均为自公布后2年施行。(修正条文第7条之12)二、于「刑事诉讼法」条文说明栏加注本院意见部分:(一)若被告否认或绝对重罪之案件均须强制辩护,与现行法第31条所定重罪始强制辩护之原则不符;又同一罪名不同案件,以被告否认作为是否强制辩护之基準,有违反宪法规定之平等原则之疑虑。此外,国家动用司法资源为被告指定辩护人,而对案件之被害人是否能提供相应同等之保护措施,恐引起不必要之争论,建请审慎评估。(修正条文第270条之4)(二)建请司法院于本条立法说明内补充「显然」有无影响判决之判断标準及例示说明,或参酌现行刑事诉讼法第380条之文字,将本条修正为「…虽係诉讼程序违背法令而显然于判决无影响者…」。(修正条文第361条之3)(三)以「显然影响于判决」为要件作为上诉第二审事由实属过苛,容有妨害人民利用上诉制度救济之诉讼权之虞。建请修正为: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,除显然于判决无影响者外,得提起上诉;科刑、宣告没收、保安处分显然不当者,亦同。」。(修正条文第361条之5)(四)本条所规範之上诉事由,相较于属特殊救济程序之第420条之声请再审事由却更为严格,恐导致开启通常救济程序较特殊救济程序为困难之情况,容非妥适,建请参酌现行第420条之规定,修正本条之上诉要件。(修正条文第361条之6)(五)在被告已自行选任辩护人之情况下,法院宜先尊重被告与选任辩护人间之信赖关係,若逕予指定辩护人,恐引起国家侵扰辩护权行使之质疑,容非妥适。(修正条文第364条之1)(六)建请将本条第1款之「上诉理由」修正为「上诉事由」,以防文意混淆。(修正条文第366条)(七)由于被告为当事人一方而属诉讼主体,为保障其诉讼防御权,建请本条第2项但书移列为第3项,并修正为「审判期日被告到庭者,应予被告就事实及法律陈述意见之机会。」(修正条文第366条之3)(八)由于「具体理由」实属抽象法律概念,若未明确化,于法院实务运作上,恐难使当事人双方有可资遵循之标準。建请司法院将现行实务上最高法院就「具体理由」所为之决议意旨,于立法说明中详予叙明,并增订法院可晓谕当事人补正具体理由之规定,以防免突袭性裁判之发生。(修正条文第367条、第372条)(九)建议不删除「但因原审判决适用法条不当而撤销之者,不在此限」之规定。(修正条文第370条)(十)建议参酌法院组织法第51条之8第3项规定意旨,规定被告选任辩护人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情况下,得逕行判决。(修正条文第392条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